• 歡迎訪問河北生活網網站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國際新聞 民生新聞
    時政新聞 經濟新聞
    軍事新聞 體育新聞
    美食文化 名人動態
    時事觀察 女性健康
    法治生活 男性健康
    大型活動 食品安全 生態環保
    健康衛生 房產商情 財經在線
    娛樂資訊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產業
    中華情緣 書畫收藏
    報料投稿 查詢系統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主頁 > 時事觀察 >

    江西省新余市:黑社會集團廖建國為何逍遙法外?

    時間: 2019-12-16 17:19 作者:湖北法制網 來源:未知 點擊:

      ————顏娟:我和丈夫的合法企業被侵占的血淚控訴

      12月3日,顏娟(女,漢族,1980年2月8日出生,住江蘇省溧陽市南大街119號***,身份證號:32022319800208****,系江西省新余市致鑫人防設備有限公司的創辦人和股東,聯系方式:13915860622)實名向媒體舉報:我和丈夫吳志云在江西省新余市發起創辦了新余致鑫人防設備有限公司,公司資質齊全手續完備合法;但我們的噩運從2013年向江西省新余市涉黑涉惡首犯廖建國陸續借款就開始了。由于廖建國在當地、南昌市、甚至江西省有廣泛的人脈關系有“保護傘”給他們撐腰,廖建國犯罪集團利用自身的優勢從向我愛人吳志云放款之日起開始覬覦我們的公司企業,他們采用迫害企業經營、非法拘禁、敲詐勒索和“套路貸”等方式強逼吳志云“債轉股”并企圖更換法定代表人;更為嚴重的是當地警方竟以“偽造公文印章罪”將吳志云立案偵查并適用指定監視居住和刑事拘留,直至目前廖建國領導的黑社會集團仍然逍遙法外,我請求媒體給予監督。

      記者認真聽取了顏娟的口頭控訴和書面詳細的《申訴書》,全面閱讀了她提供的《企業營業執照》《情況說明》《緊急情況反映》《督導組馬龍警官與吳志云的對話》、余高公(刑)監通字(2019)0003號《新余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通知書》、系列涉案照片和視頻資料,記者研判這是一起廖建國涉嫌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集團犯罪案件,且廖建國集團至今沒有進入刑事偵查程序,表明該集團背后有政法保護傘。吳志云被新余市公安局高新分局以“偽造公文印章罪”刑事拘留定性存在疑問?記者高度重視首先派員到顏娟所在的家鄉江蘇省溧陽市進行專訪......

      12月5日,記者一行驅車來到“魚米之鄉”的江蘇溧陽,在顏娟的家中對她進行了專訪(經錄音整理):

      2010年,我與吳志云支持新余市人防部門招商引資的政策,在該市投資八位數創立了“新余致鑫人防設備有限公司”。吳志云在江西省新余市投資創辦企業過程中,持續性遭到當地以廖建國為首的黑惡勢力及其保護傘的侵害。

      2013年我公司業務見好需擴大生產規模立項新增廠房基建。由于資金缺口向新余建設銀行融資,該行董杰以“建行貸款不易審批”等理由,居間介紹我認識新余建宇投資公司董事長廖建國。董杰說廖建國放款雖利息高而手續簡單便捷。吳志云考慮到急需用錢就同意。于是向廖建國借款幾十萬元:月息2分4厘。2014年1月前,吳志云向廖建國借款都是幾十萬的,有借有還。2014年1月17日,廖建國帶人來到吳志云公司提出結算,他根據所謂的借款往來賬提出要吳志云出具一張約定月息2.4分的300萬元借條,吳志云考慮到種種原因就出具了借條。2014年7月19日,廖建國讓吳志云到他公司他說替吳志云償還了董杰100萬元的債務,又要求吳志云出具100萬元的借條,利息也是月息2.4分。

      2014年7月25日左右,廖建國帶人來到我愛人公司要我按月息5分支付利息,400萬元就是要求我每月付給他20萬元利息,并且還要我將2014年7月25日以前己經支付完畢的原2.4分月息改為5分月息,并且立即補還。我堅決不同意,但廖建國說手下宋泉是他的侄子,也是新余排上號的黑道人物。我看到宋泉身上紋著身,滿臉橫肉、匪氣十足。宋泉聽到廖建國發話,就一邊推搡我一邊言語威脅我我極其驚恐,廖建國單方面要求月息按5分算。

      2014年8月份開始,廖建國邀約宋泉、晏小健到涉案公司取利息支付稍有延遲,宋泉就帶一幫人封門、驅逐工人,公司員工大部分是當地人,都聽說過廖建國這個人的兇殘厲害,黑白通吃,所以,工人也不敢反抗。

      2015年2月份,廖建國指使其妹夫周秋根竄入到公司管理說我欠他錢,必須派人到公司監督,敦促我及時還債,不然不讓吳志云公司正常生產經營。周秋根一進公司沒幾天,廖建國立刻帶著宋泉等一幫人到公司把公章、財務章、合同章以及我私人印章通通搶走,逼著我和王文飛把公司帳本交給他,并在銀行公賬上強行加上廖建國的私章,從此公司的一切生產經營和資金來往都必須有周秋根審批,廖建國簽字,廖建國完全霸占了致鑫人防實際生產經營控制權。當時公司有應收賬款達4000萬元,應付只有400多萬元,廖建國開始對新余致鑫人防設備有限公司覬覦。

      2015年7月,廖建國聚集宋泉,還有幾個保鏢以旅游為名來到我家鄉江蘇省溧陽市,對我說己經知道了我家的住址:對我和家人威脅恐嚇。廖建國還說他女婿何林是新余市公安局刑偵支隊的重要警官,在新余市政法界沒有擺不平的事情。

      2015年大約9月,廖建國又逼迫吳志云違心寫了借款36萬元、18萬元、90萬元、150萬元的“借條”。2015年下半年至2017年3月,每月都要被迫支付廖建國所謂的利息幾十萬元。廖建國還帶人強行逼迫我把新余市濱江恰景一套價值45萬元的工程款抵房。新余致鑫人防設備有限公司直到今天還在幫他還每月2000元的房貸;還有一套新余市曼福特的300多平方米的寫字樓,價值285萬元,也被其搶去。2016年春節剛過,廖建國設計陷阱,先故意逼我還錢,致使企業停產,他再找來胡小勇、錢水寶出資500萬元購買新余致鑫人防20%的股份,吳志云在股權轉讓協議上又被威逼簽字后,胡小勇、錢水寶他們的500萬元錢一到公司賬就被廖建國以種種名目拿走,胡小勇又提出不購買公司股份了,要求吳志云還款500萬元及高額利息。

      2016年期間,廖建國為了完全掌控公司,就將致鑫人防公司辦

      公室搬進了他公司的辦公室2017年4月20日左右,我在廖建國辦公室講借的400萬元到此應該已經還清了,要他把企業還給我,他不同意,吳志云和廖建國在辦公室吵了起來,他說吳志云還欠他1400多萬元,吳志云說已經從公司賬上匯到廖建國夫妻賬上350萬元和兩套房330萬元,已經清償了債務。

      2017年4月25日上午,廖建國帶人把吳志云非法拘禁胡小勇的公司辦公室。并對吳志云拳打腳踢。胡小勇到隔壁辦公室叫來兩個黑道人員用甩棍對吳志云全身毆打了三個小時左右,吳志云被毆打的休克。臨近中午,廖建國和胡小勇離開辦公室去隔壁商量后回來,廖建國讓吳志云重新寫了一張441萬元的借條給胡小勇,廖建國作擔保。隨后廖建國帶領手下宋泉、曾飛等十幾名黑道人員把吳志云從胡小勇的辦公室帶到他的辦公室,讓十幾個黑道人員看押我,逼我打電話給我愛人顏娟從江蘇溧陽趕來新余對賬。晚上,廖建國等人又把我帶到新余荷塘月色賓館,廖建國指使宋泉、曾飛等四、五個人在房間輪流看守我,限制我人身自由幾十個小時。2017年4月26日早晨,看守我的幾個黑道人員用車把我帶到廖建國的辦公室,廖建國在他辦公室和我算賬,給我一張結算明細單,內容是:從2015年4月16日,本金400萬,利息150萬元(以5分采用利滾利復利計算利息,除公司已經支付的利息外,從2014年6月份至2015年4月計算還欠150萬元利息,合計利息150萬元);以550萬元為本金,5分月息計算,利滾利,最后計算至2017年4月16日,我還欠廖建國借款共計14346146.85元。廖建國假裝“打折”算作1200萬元,再加上所謂的我借胡小勇廖建國擔保的本金利息計441萬元,總計:我應該償還廖建國1641多萬元款項。當天中午許,我愛人顏娟從江蘇漂陽趕到新余,廖建國叫人把我愛人顏娟帶到他的辦公室。廖建國帶領宋泉、曾飛等人逼我們夫妻在廖建國的專用律師王文斌起草的“還款協議”、“委托管理合同”“股權抵押合同”上簽字,我們夫妻下跪苦苦哀求,廖建國說:“你們夫妻倆如果不簽這些合同,你們夫妻倆就別想著豎著走出新余”!我們夫妻倆不肯簽這些合同,我老婆見我被打的傷痕累累,哭著勸我簽吧!保命要緊!最后我們夫妻倆在萬般無奈之下,被逼簽下借款合同和公司托管合同。下午,我們不肯簽股權抵押合同的情況下,廖建國讓宋泉、曾飛等人把我們夫妻押到新余北湖賓館,關押在房間內,限制我們的人身自由,不準離開賓館房間。晚上,廖建國來到賓館房間威脅我們夫妻說:“如果不簽股權抵押合同就別想活著離開新余”。

      2017年4月27日上午,廖建國來到賓館指使宋泉、曾飛等人用車把我們押到新余市行政服務中心,廖建國等人對我們夫妻進行威逼恐嚇,要求我夫妻在廖建國律師王文斌早已起草好的合同上與ー個不認識的叫黃春根的人簽訂股權抵押合同,并且要求我和黃春根簽訂一個伍佰萬元的假的借款合同。我們夫妻顧忌自己的人生安全,迫于廖建國的淫威只能違心簽訂了借款合同和辦理了股權抵押工商登記手續。2017年7月份,廖建國為了將違法侵占變成合法侵占,他先在電話中對我說有一個叫黃文兵的人要買我的企業,如果我不去或者我不愿意賣,他立馬把企業關門停廠。因為當時企業已經被摩建國霸占和實際控制,吳志云為了企業能正常經營下去,吳志云被逼到新余和廖建國介紹的黃文兵進行所謂的商談。其實廖建國和黃文兵早就申通好了的。黃文兵要以2000萬來買我的企業,吳志云不肯,因為企業當時光應收賬款就有3000萬。廖建國就以要殺吳志云全家威脅我。一直到2017年12月21日逼著吳志云與黃留彬【黃文兵的堂弟】簽了股權轉讓協議。然而黃文兵卻把200萬定金打到了廖建國的馬仔宋泉的銀行卡上,還在12月22日在顏娟不知道的情況下,冒充我們倆的簽名把企業法人變更到黃留彬名下,還一直逼我去工商局辦理變更股權手續,吳志云一直待在老家不到新余去。

      自從2018年6月5日吳志云到新余報了案廖建國就不再與吳志云聯系了,改由黃留彬出面以讓吳志云履行協議為借口逼我。

      2019年2月2日,黃留彬在新余中級法院起訴我股權案件,庭審時吳志云向法庭上陳述了以上被逼經過,但法官卻不予采信,仍判吳志云敗訴,立即履行協議。按協議要求,吳志云履行協議,黃就得付款,此時廖建國就郵寄通知函吳志云,說把他所謂吳志云欠他的1800萬欠款轉讓給黃留彬了,讓吳志云還給黃留彬,這樣吳志云就是履行了協議,黃留彬也不要付分錢,廖建國和黃留彬就如此用所謂的“合法”手段搶奪了吳志云的合法財產。吳志云從多方了解到,黃文兵是廖建國放高利貸的資金提供者、合伙人,黃文兵有600萬資金提供給廖建國放高利貸。正因為廖建國他們敢用這種方法強取豪奪,是因為廖建國他們在新余公檢法系統有靠山、有保護傘,其中新余市渝水區法院的胡愛軍副院長、習彬法官,公安局的何林,司法系統的律師王文斌等,他們都是廖建國的幫兇與保護傘。吳志云夫妻倆難以咽下這口氣,在好友的鼓勵下,再次向新余市公安局舉報廖建國等的違法、犯罪行為。于6月5日下午乘坐高鐵來到新余市,進行報案。接待吳志云的是新余刑偵支隊副支隊長劉兵:另一位叫李剛,是刑偵支隊的刑警。吳志云把材料交給劉兵伢并去刑偵支隊進行筆錄。隨后來到一間掃黑除惡字樣的辦公室,由李剛帶著一名年輕的警察幫我錄口供。吳志云詳細的向他們敘述了整個經過和相關當事人,證人,還向他們提供了案件材料及廖建國怎么算吳志云利息的錄音和微信記錄的U盤。其中年輕警察還拿出手槍讓吳志云辨別案發時對方拿出的是這樣的手槍嗎,整個筆錄期間劉隊長大部分時間都在旁邊聽著,筆錄一直做到24點。到了6月底,李兵伢隊長來電話通知吳志云:案件不予立案。并說廖建國沒有任何違法行為。吳志云在電話中向劉兵伢隊長提了案件的幾個疑點,他都含糊其辭推脫,劉隊長說這是經濟糾紛案件,讓吳志云去法院處理。事后吳志云一直電話劉隊長讓他出具一份不予立案通知書吳志云。但他每次都推諉。吳志云向新余市公安局的舉報成了一紙空文,已經石沉大海。

      今年4月,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在江西巡視督查期間已接受我們的舉報材料并由領導簽字編號督查。此后,江西省公安廳掃黑除惡辦公室抽調南昌等地的民警對我們舉報的材料進行了核實。江西省公安廳又將該案移交新余渝水分局警方偵辦,時至今日杳無音訊。更為荒唐的是:2019年10月17日,新余高新分局警方跨省至江蘇溧陽以“偽造公文印章罪”的名義對吳志云實施抓捕。

      顏娟向記者出示了新余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指定居所監視居住通知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條規定,破壞生產經營罪,是指由于泄憤報復或者其他個人目的,毀壞機器設備、殘害耕畜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壞生產經營的行為。

      12月6日,中央《**參考》帶著顏娟的《緊急情況反映》調研采訪新余市公安局:我現在向編委會領導緊急反映廖建國為首的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系列犯罪破壞企業生產經營、敲詐勒索、非法拘禁、誣告陷害和新余市公安局渝水分局怠于履行偵辦廖建國涉黑犯罪,涉嫌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的重大問題,為使編委會領導兼聽則明隨緊急情況反映附材料《情況說明》和《致新聞媒體的緊急情況反映》,廖建國是具有黑社會性質背景的新余建宇投資公司董事長,在高新、渝水,甚至南昌有很強的人脈和黑社會性質背景。廖建國狂言他女婿何林是新余市公安局刑偵支隊的重要警官,在新余市政法界沒有擺不平的事。廖建國系列犯罪集團為了達到控制侵占変更法定代表人,從而達到霸占我和我愛人企業的目的,通過虛假的托管協議書、股權抵押協議書借款協議書,并在2017年4月,廖建國組織黑社會人員,在新余市北湖賓館非法拘禁我愛人3天2夜,并逼迫我愛人寫下1200萬元的巨額欠條。

      針對廖建國涉黑案件的系列犯罪問題我向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國家監委住江西掃黑除惡督導組反映,其中有我愛人吳志云和馬龍的通話記錄吳志云“你好,馬警官。"馬龍:吳志云,我是督導組馬龍警官。有事和您說下你向中央督導組遞交的舉報信,我們現在已經查截了,已經核查結束。我們要告訴你,我們向省公安廳的結論,廖建國涉嫌破壞生產經營罪,涉嫌非法拘禁,申請貸款高利轉貨,這些證明,你對我們這個結果滿意嗎?”吳志云“就是你們準備立案了嗎?”馬龍:我們只是搞核查,立案不是我們立。值到目前,新余市公安局渝水分局仍然對廖建國為首的領導參加黑社會組織系列犯罪沒有立案。今年是打黑除惡的關鍵一年,在過一個月就是打黑除惡的收官之年,有黑打黑、有惡制惡,無惡制亂。黨中央國務院出臺了一系列的對民營企業和企業家的保護措施,以廖建國為首的黑社會家族勢力,黑社會性質組織集團,對吳志云顏娟涉案企業非法的打擊摧殘報復破壞生產經營,非法拘禁、敲詐勒索。面對性質嚴重情節惡略,后果影響特別巨大的黑惡勢力系列犯罪,且廖建國犯罪集團至今逍遙法外,背后的保護傘持續性的縱容包庇頂風違紀涉法不收手不收斂,這是對黨中央國務院依法治國和掃黑除惡政策的公然挑戰。最后請求貴單位能把我的訴求轉交給上級領導部門。

      一位知情人對記者透漏(不愿透漏姓名):廖建國涉嫌黑社會性質犯罪已經引起中紀委、國家監委駐江西省“掃黑除惡專案組”的高度重視,我向您提供督導組成員負責材料把關的南昌市公安局青山湖分局馬龍警官和吳志云的對話(節錄):吳志云:“你好,馬警官。”

      馬龍警官:“吳志云,我是督導組馬龍警官。有事和你說下,你向中央督導組遞交的舉報信,我們這邊現在已經查截了,已經核査結束了。我要告訴你,我們向省公安廳的結論,廖建國涉嫌破壞生產經營罪,涉嫌非法拘禁,申請貸款高利轉貸,這些證明,你對我們這個結果你滿意嗎?”吳志云:“就是你們準備立案了嗎?”馬龍警官:“我們只是搞核查,立案不是我們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規定,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是指組織、領導或者參加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有組織地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稱霸一方,為非作歹,欺壓、殘害群眾,嚴重破壞經濟、社會生活秩序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的行為。

      記者通過渠道調取了2019年5月10日吳志云的一份《情況說明》該說明清楚的載明了廖建國涉嫌系列刑事犯罪的事實和證據線索:新余致盛人防設備有限公司控告人資金投入,在被告人廖建國授權經營管理期間,多次侵占新余致露人防設備有限公司財產及挪用公司資金違法借款,違法低價處理房產,侵占新余人防設備有限公司房產,具體如下。

      職務侵占(1)2017年5月1日至2017年12月30日,廖建國在委托管理經營期間,利用作假賬虛開發票等手段增加企業生產成本,在公司委派江蘇眾誠會計實務所對5月至11月賬目進行審計時提供虛假賬本,5月至11月份購進原材料鋼材和配件金額309萬元,實計公司5月至11月份購進原材料鋼材和配件金額104685623元把200萬元占為己有。(五月份企業處于停工狀態)。

      (2)2017年5月至2018年8月期間,廖建國利用其妻子宋金蘭在不經董事長和股東委托授權人知曉同意的情況下偽造新余致鑫人防設備有限公司與宋金蘭的假借款流水金額191萬元,且廖建國私自用致鑫賬戶向宋金蘭匯款272萬元把272萬元占為己有。

      (3)2017年10月至2018年8月,廖建國不經重事長同意私自安排其女兒廖唯伊到致鑫上斑,廖建國向廖唯伊私人賬號匯款431180元,廖唯伊占為己有。

      (4)2017年5月23日,建國向其侄子宋泉以服務費名義匯款28000元2018年2月8日,廖建國再次以服務費名義向宋泉匯款40000元,侵占68000元,占為己有。

      (5)2017年9月14日廖建國指使女兒廖唯伊注冊成立與新余人防設備有限公司業務相識的江西夆杰人防設備有限公司(本公司業務需國家人防辦發放的許可證方可經營生產),竊取新余致鑫公司的業務銷售防化設備170余臺,銷售為300余萬元利用新余致鑫的銷售渠道把業務偷竊至江西鋒杰人防設備有限公司。而且利用虛假易由新余致鑫人防向江西鋒杰公司匯款100多少萬元,侵占為己有。

      (6)2017年廖建國未經同意私自與江西四和投資公司一龍泉灣項目,商量協議把127萬元工程款抵一套價值88萬元的商品房,使公司賬面虧損三十萬元,另把88萬元的商品房虛假賣給購房者宋泉,截止到2018年8月20日止公司オ收到14萬首付款,其余74萬元至今未入公司賬戶。2017年8月山河源壁、江西倍誠置業有限公司一套價值60萬元的商品房被廖建國售賣,售賣款截止2018年20日止公司未收到一分錢,一水天城項目部一套價值111萬元的工程抵房,現已被廖建國占為己有。

      廖建國涉嫌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具有系列犯罪,尋釁滋事,非法拘禁,敲詐勒索等等,性質嚴重,情節惡劣,后果影響極其重大,是對社會法治的公然踐踏,尤其是劉建國背后的保護傘,縱容包庇犯罪分子,直到現在逍遙法外。中國共產黨第十八屆五中全會提出四個全面,四個全面之一是依法治國,黨的十九大提出法律的全覆蓋,逐步建立高度民主,法制完備,富有效率,充滿活力的法治國家,踐行有法可依,有法必依,執法必嚴,違法必究,法律原則,這些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對公安機關執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那就是誰主管,誰負責,誰主辦,誰負責的司法機制。同時,黨章,保持反腐敗的高壓態勢,做到有腐必反,有貪必肅,抓鐵留痕踏實留印。

    來源:http://www.wuhougov.com/zsdc/30465.html

    (責任編輯:湖北法制網)

    國際新聞

    更多>>

    民生新聞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 機構介紹 | 報社動態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查詢系統
    Copyright©2014 http://www.xiucrop.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河北生活網 企業信息
    免責申明:信息來自網絡,如有疑問聯系客服!QQ:314127396中部崛起B2B為你服務
    樱桃影院,樱桃影院app,樱桃视频app在线下载